歆mis。靳歆諼。
靳歆諼和歆mis的 NO.1 fans 疾鸣燕
KP-31,M99,UMP45,G11,WA2000,FAL
一式战【隼】[Ki-43]
二式战【钟馗】[Ki-44]
三式战【飞燕】[Ki-61]
四式战【疾风】[Ki-84]
紫电改【21型】[N1K2-J]
紫电改三【31型】[N1K3-J]
紫电改一【32型】[N1K4-J]
紫电改二【舰载41型】[N1K3-A]
紫电改四【舰载42型】[N1K4-A]
紫电改五【25型】[N1K5-J]

我的语文暑假作业

少前夏活开始前我就吐槽过了

夏活开始了之后

“梦想家!说好是GAIA的!”

“啊破坏者不好意思,手滑了打成GRAM了~”

这100个箱子太妙了……1个40挂饰……1个作战强化仪……一个99一个40同时出……

密匙活动结束啦~开心ヽ(○^㉨^)ノ♪

看完战狼二

一句话

满眼HK416

“你们的老婆真好用。”来自“老爹”的评价。

哦哦哦!!!同志们我终于出了水枪啦!!

114次……

知道我在这一关里面的前100次里把所有能出的四星全出了一遍的感受嘛……

这次结算的时候刚好上地铁没注意,接着看见四颗星!

瞬间爆炸

水枪动作好萌www

活动1-2真是练级的好地方

捞的我

秃了

吐了

云母你赔钱!我spp-1还没捞到手呢!

标题省略

70次了闪电姐还不来

30次了水枪也不来

本来想飞妈一下的

不过想想还是自己太非了吧……

标题省略2

物资箱大概开了30多个,没有40……但是G36失散多年的妹妹G36C回家了

今天20箱子什么都没出……

标题省略

404终于齐了!!!

言谦:

锦城_温酒向长空:

阿拉斯舟:

白衣_激进派海鸟厨:

辛言_罗泽艾莉催婚联盟会:

残影(咸鱼):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永い夜の物語》小說全文撮寫

残影(咸鱼):

本評集:

寫於:2009年12月9日

  

備注:然後我記得自己兩年後在駿河屋拿了這本的的實體(ry)。當年我對這本有著無限的怨念,記得這本是我第一個看關於輝夜和不比等真心相愛後再覺醒延續下去的故事。唯有曾真正沉淪俗世,才表達出零設輝夜姬的精髓吧。且最後完整地談到幻想鄉毀滅後,三個蓬萊人遇到秘封組,這些現在看起來是很王道沒錯。但當年第一個這樣寫出來的,就是人比良,而這些梗,也慢慢為日後秘封的盛放埋下了苗子呢。

  

順便各位,我大喵玉已有文譯:

  

【喵玉文译_007】《永夜物语》 作者:人比良(四面楚歌)

  


  


  

  



《永い夜の物語》
原作社團/四面楚歌  作者/人比良  插繪師/水炊き


プロローグ
第一章 寂黙たる冬
第二章 翠嵐たる春
第三章 赫焉たる夏
第四章 皓月たる秋
エピローグ


  

*此篇內容含大量劇透

 

  

HP相關內容及部分插圖在09年後半的日記內。
之前撰寫的部分中文簡介:四面楚歌──『永い夜の物語』推薦+雜談 


此篇每章簡介 / 撮寫是在C76結束後,我讓買了小說看的月狂寫的內容劇透。
我只是負責些許文本整理而已。


如果還沒看小說或打算看小說的朋友注意會被捏。
此文的撮寫程度約到能理解大部分原文故事發展左右。
希望對感興趣或不懂日文的朋友有參考價值。
 

  


  

===================================


假如看特設頁時會發現,最後一張插圖的輝夜後方存在秘封二人組的身影。


交代了,現代的秘封組因為最近一直出現的怪異事件而行動起來。
最後她們來到了一家吃茶店,遇到了一位女性。
女性邀請她們坐下聊一會,聽她說一個故事,一個關於永遠的夜晚的故事。
故事分為四個──


冬之話是,從月亮放逐的,一個永遠的故事;
春之話是,從月亮上逃出來的兔子,與獲得永生之人的故事;
夏之話是,幻想,與迷失者們的故事;
秋之話是,在這片大地之上繼續著的,一個永遠的故事。

  

-


第一章 寂黙たる冬,就是從輝夜與永琳製作禁藥開始,然後被放逐到地面。
中間五個難題只有不比等解決了,輝夜和不比等見了一次面,對他產生了好感,接著與他有了一夜的關係。
輝夜還幻想自己有了他的孩子,為能有個無垢的月球血統與污穢的地上血統的結合而高興。
直到永琳來接她時,才醒悟過來,蓬萊人的她已經不可能有後代,於是悲痛萬分。
最後留給不比等一句「再見了,藤原不比等,我所喜歡的人。但是我是不能成為你的人的。」
「對不起,只是──夜晚已經過去了,一瞬已經結束了,已經成為了過去。」便跟永琳離去了。

  

-


第二章 翠嵐の春是從輝夜一天散步時撿回了一只兔子開始的,從月球逃離的兔子的事就不多說了。
過了些日子,輝夜再次散步路過了一顆櫻花樹。
發現了一個被半埋在樹下的死者,仿佛正在被櫻花樹吸取生命一般。
看起來似乎還活著,似乎即將成為死者的人。
輝夜問「永遠,究竟是什麼」
櫻花樹沒有回答,死者也沒有回答。
散步回到家,突然感覺整個世界全部發狂了一般。
原來之前撿回家的兔子醒了過來,而且還是極為少見的戰鬥用月兔。


這是偶然還是命運,亦或是必然。
之後月兔就留在了永遠亭,賜命「優曇華」。
輝夜再一次來到了櫻花樹下,看見樹下的「死者」,仿佛看見以前的自己一般。
於是起了好奇心,對她使用了自己的力量,須臾永恆的力量,使她無論多長時間都不會發生變化。
於是「死者」睜開了眼睛。


「我的名字叫蓬萊山輝夜──你呢?」
對著微笑著的輝夜的是一擊痛擊,下一個瞬間,輝夜的頭已經與身體分開了。
櫻花樹下的死者睜開血紅的雙眼瞪著輝夜,在痛哭怒吼中,復活過來的死者自身燃起感情的火焰。
輝夜在她身後站起來,從後面溫柔地抱住了她,用蓬萊之玉貫穿了她的心臟
「不要哭了,你,不會再失去什麼了」

  

-


第三章 赫焉たる夏、基本可以分為兩部分吧。
最初是從妹紅與輝夜的溫馨平淡的幻想鄉生活開始的。
在慧音家閑聊鬥嘴,一起幫永琳給帕秋送藥到紅魔館,與永琳在神社與魔理沙閒扯。


第二部分宴會開始了。
在宴會結束時,人都離去了,只有輝夜留了下來,來到靈夢面前。
與最初相遇時比起,靈夢的黑髮不再,皮膚上也全是皺紋。
她明白自己的死期將至,但是既沒有悲傷也沒有歎息,隨著時間的流逝。
紅魔館的從者已經死去,而現在靈夢的大限也即將到來。


「沒關係,我會在這,永遠的」
「那還真是謝謝了」
即便身體已經老化了,但是她的內心一直沒有變。
一直充滿著自由,一直這樣,直至死去。
在煙火的光亮下,蕾米利亞與帕秋來到靈夢面前,身後跟著的是牽著芙蘭的美鈴。
只剩下四人的妖怪站在靈夢面前,做了算是最後的問候───
「我是蕾米莉亞·斯卡雷特。操控命運的,吸血鬼的王!這才是,我所選擇的命運!我所行走的道路才是,命運──走咯帕秋!」
「去哪兒?」
「不顧夜之王而自顧自在那兒開心的傢伙不少呐,現在正是要對他們進行再教育喲。我,在這裏,呐。不……是我們在這裏」
之後前來招呼的是西行寺幽幽子與她的庭師,比以前少女時成熟了不少的她對她至今沒有勝過靈夢以及咲夜感到遺憾。


「活著留到了最後,所以就算是你的勝利吧」靈夢這麼對她說道。
「可是,總有一天你也會死去,所以算是平手吧。」
之後只留下魔理沙與靈夢兩人在神社內。
而輝夜遇見了八雲紫。


告別紫,輝夜面向神社,連說了三聲謝謝,回到了永遠亭。
季節是夏季,夏季即將結束的,最熱的一天。
仿佛所有都要失去一般的,最後的夏日。
在這夏日中,永遠亭舉行了一場葬禮,躺在火焰中的是從月亮上逃來的兔子。
害怕活著,害怕自己的罪孽,害怕死去,既便如此,她還是活到了最後。
「再見──────謝謝」

  


-


第四章 皓月たる秋,站在腐朽的東京塔頂,輝夜四下搜尋著。
搜尋著與自己一樣永生的她,那個早已失去蹤影的她。
靜靜的東京塔,身旁沒有一個人,她也好,兔子也好,從者也好,友人也好,誰都不在。
隻身一人。已經不再飼養兔子了,而永遠亭也沒有了。
這裏有的只是普通的家而已,取而代之的是養起了貓。
東京租界的野貓非常多,撿只野貓回家,引永琳生氣是每日的必修課。
回到家中,永琳問為什麼要這樣一直尋找妹紅,輝夜反問為什麼永琳要對她這麼好呢,理由都是一樣的。
接著又打算出門繼續尋找


「這次恐怕不會是是貓,而是帶只鳥回來了」
最終還是找到了妹紅
「我是蓬萊山輝夜」
沒有反應
「你叫什麼名字」
依然沒有反應,此時的她衣服破爛不堪,一頭銀髮被灰塵掩蓋呈現出灰色,雙眼無神。
既便如此,她還是沒有變,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
「開個玩笑,你的名字至少還是記得的」
「藤原妹紅──看起來還挺還不錯嘛」
聽到有人喊到她的名字,緩緩抬起頭,看著她那無神的雙眼
「雖然有段時間沒見面了,沒想到居然變成這樣沒用,以前就很糟糕了,可是現在更加糟糕呐。」
「我就直說了,妹紅」
輝夜微笑著伸出右手抽了妹紅一個耳光。
「我,不想看到這樣的你。這只是任性而已,作為一樣擁有永生的任性。就像對於你,這個世界已經無可救藥一樣,不想絕望麼──」
「──你所認識的幻想鄉,已經毀滅了,呐」


一瞬之間,世界仿佛充滿了光芒。
赤紅之色,火焰之色,火焰的赤紅,血一般的赤紅。
輝夜的頭在這一擊中消失了,立刻又再生出來。
那是完全像殺死對方的一擊。
雖然殺不死。
「痛──才怪呢,不過,讓我有些吃驚了,還有,挺懷念的。曾幾何時也發生過這樣的事呢」
對著全身籠罩著火焰如同不死鳥一般充滿怒意的妹紅,輝夜微笑著說
「早上好妹紅,真是個不錯的早晨呢,雖然馬上就是傍晚了」
對於輝夜的微笑,妹紅怒吼道「為什麼——你還在笑?」
而輝夜則笑著反問「為什麼──你不笑呢?」
「輝夜!」妹紅怒吼著飛過來
「真是好久沒這樣被你這樣喊了。──嗯,這樣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為什麼──你還能笑得出來?」停下攻擊,妹紅停在空中向輝夜質問。


「因為還活著」
「因為還活著,所以在笑」
「所有的事物從誕生開始,必定有它死亡的那一刻。無一例外。就是幻想鄉,也無法脫離生與死的命運。與我們不同──這些,你應該也是知道的」
總有一天。
離別,總有一天會到來。
終結,總有一天會到來。
死,總有一天會到來。


「──都死了!!」
「沒有人還活著──慧音也好,無論是誰都死了!!」
「即便總一天會迎來分離,但還是希望生活在一起──這不是你自己說的嗎」
「是我說得!但是,不知道啊!那會是這麼的痛苦,我真的不知道啊!」
「別再自欺欺人了,這些你都很清楚哦。只是不敢去面對,你所失去的。」
「……為什麼,不得不失去她們啊!?」
「因為,她們並不是永遠的喲」

  

博麗靈夢死了。
霧雨魔理沙死了。
十六夜咲夜死了。
因為,人的一生不過百年。
而時間繼續流逝,上白澤慧音死了。
魂魄妖夢死了。
帕秋莉·諾蕾姬死了。
愛麗絲·瑪格特羅依德死了。
過了千年,半人還是會死去的。
時間依然還是那樣沒有停下。 
蕾米莉亞·斯卡雷特毀滅了。
芙蘭朵露·斯卡雷特毀滅了。
西行寺幽幽子毀滅了。
萬年之間,妖怪與亡靈還是會毀滅的。
八雲紫也迎來了毀滅,伴隨著幻想鄉幻想鄉一起。
億年之間,神會毀滅也說不定。
光是失去信仰就足夠使其毀滅了。

  

「如果這就是所謂的永遠的話」妹紅嗚咽道「一個人背負,實在是太重了!」
「──殺了我吧。輝夜,殺了我,求求你,殺了我吧。不然的話,不然的話」
於是戰鬥繼續,不過這次的氛圍不同了。
最終還是兩人重歸於好的,攜手走向未來的結局。

  

-


最終章,吃茶店的女性對著一直在尋找幻想鄉的密封組說道「幻想鄉,已經毀滅了」
蓮子明白了什麼似的點點頭
「你所認識的幻想鄉,已經毀滅了。」
「是的,我們所知道的幻想鄉已經毀滅了。但是,樣子改變了,形態改變了,現在,就在這兒。對我們來說,這就是幻想鄉」
「原來如此──所以,你」
這是進來一位銀髮赤瞳的少女,而蓮子留下一句
「沒辦法呢,永遠的故事結束了──啊啊,錯了,不是結束而是告一段落而已。故事還將繼續,無論何時,無論何處,都將一直不斷地繼續下去。」
拉著梅麗離開了。


「幻想鄉擴大到整個世界,在其中,有著新的迷失者,於是,新的幻想鄉又誕生了。」
就像宇佐見蓮子,和誰是那麼的相似。
瑪艾利貝莉.赫恩和誰是那麼的相似一般。


看著街上走過的人們的臉,雖然已經會想不起來,但是去讓人產生了幻視。
所以這個世界是那麼的讓人懷念,是那麼的溫柔。「得出答案了麼?」永琳站在輝夜的背後問道。
最後是輝夜右手牽著永琳,左手牽著妹紅,三人繼續向前走去,向著永遠。

  

  


  

  


  

  


  

  





  

- 完結 -

  


 
© 疾鳴燕|Powered by LOFTER